Wednesday, October 16, 2013

补充一下面试遇到的一些问题

今天迎来了三年以来第一次的面试。

回答了一些问题,临场反应不是很好所以当时的答案不是最好的。想在这里稍稍补充一下当作是安慰自己。

首先,我要提醒自己下次面试不可以重复提问者的提问。因为这看起来很不专业。

Q: Please describe yourself.
A: Sensible, Rational, Sociable, Outspoken.

Q:What kind asset you think that you could bring to us if you join our company?
A:It is a question that need an objective view to judge. It all depend on how you look at me. I can only says base on my past work experience, I can help the company to be more cost effective.

Q:You've been away from your last job for a year for travelling. What have you learned within this year to help you on the job that you currently apply?
A: It is a complicated question. Of course, most of the time I've spend  last year is irrelevant to my previous job, at least at job scope wise. But what I've learned during travel is some priceless experience that help me through my journey, which affect me directly and alter mind set to overcome any obstacle before me.

Q: What is your biggest achievement of your life so far?
A: Decide to travel alone for long period and survived with only handful of money. Both the decision to let go everything and try to survive with only $2000 for 6 month in NZ, at certain point, to some people. Its not an easy thing to do.

大概就是这样,希望下一次面试时这些答案用得上。当然也希望他们了解,我他妈的旅行这一年是没有白费的。

Monday, August 19, 2013

回来之后2

还记得我之前那篇“回来之后”的文章吗~

再过一个月就是我辞去新加坡那份工作的一周年了。下个月刚好也要带母亲到曼谷走一走。刚好算是为我的的gap year画上一个句点。除了下个月要去的曼谷不说,这一年里,我把6个月的时间给了纽西兰,一个月的时间给了台湾。

还有五个月,我把时间奉献给了糜烂。

每天被赤道太阳给热醒不是一件好事,每天坐在电脑前面发呆也不是一件好事。

家人为我这种行为而担心,个性坚强的女友更看不下去。

我也很纳闷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从纽西兰回来后脑子里面充满了很多想法,但是这些想法又互相碰撞,抵触,矛盾。

搅阿搅,搅阿搅~

到最后,脑变成像是一堆被搅烂仙草豆花一样。分不出什么是仙草,什么是豆花。

上个月,到台湾做了一次环岛旅行。原本以为自己的颓废自己只想继续旅行。结果发现,我连旅行的心都已经累了。

从小到大,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应该成为怎麽样的人,完成什么事。
我只知道,我就是不喜欢和别人一样。看着自己做着别人也会做的事情我就很不爽。所以每次看到自己做着别人也会做的事情,心里就老想着转换跑道。

每次看到某人有很明确的志愿或梦想的时候,我非常的羡慕。
为什么有些人就是可以在那么年轻的时候找到自己的梦想,朝着自己的梦想努力的追逐。几时跌倒,失败,还是可以那么奋不顾身。

而我却躲在一个角落,继续为自己的梦想的格子内填上空白。

擀,擀,擀,擀,擀,擀!(真的是发自内心的擀!)

到学院里念了一科自己没有很喜欢的科目。毕业了做了一份自己不是很喜欢的工作。

浑浑噩噩了9年,以为梦醒了。决定抛开一切跑到纽西兰打工旅行。回来之后才发现,在纽西兰的日子才是在做梦。曾经有个朋友说,我这个blog叫mosaic world是因为我连自己也很模糊自己到底要的东西是什么。

我知道,一直怨天尤人是成不了事的。
当初决定抛开一切去旅行,现在回来了却无法抛开旅行的一切。
嘴里老是嚷着要回到那梦田也没用。终究还是要做些什么的。

我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不知道要从何开始。
想做这份工,没有资历。
想做这份工,没有文凭。
想读书拿文凭,没有钱。
想工作赚钱,却又不想走回旧路以前那份工作。(那就是我去旅行的原因)
然后问题重复,一直在绕圈圈,庸人自扰。

朋友对我说,如果我的目标明确的话,什么工作我都可以咬牙撑下去直到目标达成。我完全同意。但,没有目标要该怎么咬牙呢?

难道真地要我蒙着眼睛,在征聘广告中随便指一份工来尝试吗?






然而,脑子里...

“做一些会让自己开心的事”





Friday, May 03, 2013

马来西亚的政治浅见

原先想写一写我在威灵顿的体验的,但最近政治风吹得这么猛,那我也来谈一谈自己的看法。

之前还想在FB上面写“ Politics, I'm really tired of your shit”。日夜不停的被报纸,电视,电台,布条,尤其是FB post....被轰炸得有一点精神衰弱。我本人其实对政治颇有兴趣,但我喜欢的是分析时事,这比盲目崇拜某某政党有趣得多了。心里期盼5月5日快点到来,但自己也知道无论是选举谁输谁赢。后续剧情可能比选举本身还精彩。至少之后不用再看到那些让人血脉喷张(正面或负面都一样)的文章,录影,还有广告。天天这样心脏真的会喷血。

说马来西亚政治,很多人都有自己的看法。我应该没有办法想那些专业评论员这般深入探讨。我可以做的只是浅浅的发表一位29岁,把将近一半的生命奉献给邻国经济的年轻人的看法。

政府有多烂我就不说了。不说,是因为每个年轻人心中都明白这个国家已经是一位病入膏肓末期病患(不然我也不会离乡背景那么多年)。

我们需要是一位医生...

我们有两个选择。但也就只有两个选择...

一)一位有55年历练,原本就在治疗这病人,"号称"自己什么病都能医的老医生。虽然已经医了病人55年还是没有改善,而且还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

二)一位则是初出茅庐的年轻医生,有一点成绩,但是否真能治疗这重病还是个未知数。

大家心里现在所想的应该都是 “无论如何,病都还是要医的,既然老医生已不好,就换年轻的吧”

看来情况真的还是这样。但是有些人似乎对这位年轻医生的崇拜到一种匪夷所思的的境界。

我还记得美国前总统小布什用的当年用的“非黑即白”伎俩。当年911事件后被复仇思想和民族主义重昏头脑的美国民众就是硬生生吃下小布什那套“如果你不支持反恐,那么你就是恐怖分子”那一套。如今看到Dato杨因为公开支持当权政府被骂得狗血淋头。有那种“你非我族类,我必将你赶尽杀绝”之势。其实不管支持哪一个政党,均为个人自由。我不苟同你的立场,不代表我一定要把你干掉。看到网民如此大动作让我觉得我们马来西亚的文化学识修养还有一条长长的路要走。然而某日参加反对党的讲座时,喊口号,吹喇叭最响的尽是那一群坐在我身后连投票权也没有的年轻人。突然让我感到庆幸,网络上面又有谁能知道各自的真实身份?看来这些对着Dato狂吼的网民八成是这些乳臭未干的小毛头。(我真的希望如此)

这一点反对党也需负起一点责任。如果没有他们的选择性宣传,人民心里埋藏已久的火药库怎么能爆炸?你支持政府,那么就是支持贪污。这就是“非黑即白”的手段。当然,如果政治人物不使手段就不叫政治人物了。然而这用在一个被一个独裁了55年的国家。改革是需要激情的,用手段激起人民不满。推翻这个让我决定离乡背井的政党我当然是无任欢迎。至少这不是那些肮脏龌龊的把戏。

想起当年台湾人民把陈水扁捧上天,觉得他是台湾救星。台湾人等了51年才等到了首次政党轮替。结果当了两届总统的陈水扁没救到台湾,反而往每个台湾人身上割走一块肉。直到近年才把把处世比较恭谦的马英九给换上来。我这里要说的不是换政府不好,而是台湾人经过了这几番政党轮替才明白原来自己才是老板。政府这员工还是要为人民这老板工作的。台湾人很幸福,他们正处于激情过后的冷静。远比我们马来西亚好许多。

所以,诚如上面我举的医生例子。老医生也好,年轻的医生也好。我只知道能医好病患的这帖药叫做两线制。

Tuesday, April 23, 2013

回来之后

回来马来西亚已经一个多月,对很多事情都提不起劲。在那里的时光太过美好,让我这个原本已经有点懒惰的人更加的懒惰。很多关于纽西兰和多巴湖的故事都还没写,很多歌曲电影还没介绍。很多自己拍的照片和听来的故事都还没说。

再这样下去会死人的。

就如女友说的,一旦染上旅行的瘾,很难戒。我一直以来都很想到德国去把我只学了皮毛的德文好好的打磨一下。但是还是不得已的需要向现实低头。两个月的课程要3千欧元,不包括伙食住宿。仔细算一算应该还得再继续工作至少半年来储蓄。本来的打算时返回纽西兰继续观星团解说员的工作(啊~观星团)。在那里工作储蓄一年之后应该可以实行我到德国的计划。怎么说在那里工作虽然工钱不高,但至少工作开心又轻松。比起薪资高但压抑的新加坡,我不如选择到那里工作。朋友问过我不如回来马来西亚工作,轻松自在?很遗憾的是,在马来西亚工作储蓄实在太慢了。我没有那么多时间。

套一句打工旅行的包友都会说的话 - “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刚刚收到前纽西兰雇主的信,移民厅只想要公司聘用纽西兰华人。其实我的心里也已经有个底了,一个人类发展指数那么高的国家,会保护自己国民的的就业机会也是无可厚非的。当然,像我这种人虽然懒惰,但计划还是有的。像Plan B这种东西,以我的脑力还是想得出来的

问题是,如果不只一个Plan B是哪招?根据我现在一丁点的储蓄,我可以...

a)继续到东南亚国家背包旅行。
b)到德国修读较短的德语课程。
c)继续工作一年,储蓄之后继续原本德国游学计划。

却是要好好想一想。这种决定,欲速则不达。来自大阪的Keiko教我的,

这一趟纽西兰之旅对改变太多。在那里认识的人对我影响之深连我自己都感到惊讶。我的朋友身上的纹身- “Solum fortist est”。 古拉丁文,意思大概是坚强勇敢的人,不管到了那里皆可四海为家。

也对,人生本来就是一段很长的旅行,当生命完结的时候,你的旅程也就结束了。

懒了一个月了,是时候继续我的旅途了。



Monday, January 28, 2013

魔力小镇 - Picton

有好一阵子没有更新部落格了。写部落格的心情是需要时间酝酿的。

旅行就是那么奇妙,总会有一些意想不到的事发生。

总算是离开了Napier, 但就是有些地方会让你不想走。在纽西兰旅者往往会忽略的Picton就是其中一个。有谁会料到一个小小的Picton镇竟然会有如此大的魔力,把我的心牢牢的绑在这里。


位于南岛北端的Picton是来往纽西兰南北到的门户。来到这里的人如果不是往Nelson去的话就是往Blenheim走。虽说是门户,却很少有旅者在这个小镇久留。这里有我认为全纽西兰最happening的Irish Pub, 得过奖的面包店,也是全纽西兰几间最好的背包客栈(BBH - Budget Backpacker Hostel)集中地。

不过最让我窝心却是我在这里遇到的人。

The Villa -我在纽西兰住过最Awesome的地方。根本没有住BBH的感觉,一整个就是Resort的品质。




虽然这里有很多东西可以享受,比如Hot spa, X-box, Guitar, Pool Table, Free wifi(这个在纽西兰很重要!), 每天晚上还可以吃到免费的Apple Crumble。但是重点还是我遇到的人和事。

偶尔和朋友到美丽的Marlborough Sound走走。



每天晚上都泡在员工宿舍,Staff Entertainer 是我的工作,Mr.Awesome是我的称号。


在这里短短一个星期,我Irish Pub得到了Best dancer of the night。天晓得那是什么东西。


结果我在这里领悟到了了一件再也简单不过的事。

“Its not the beautiful scenery you'll miss, but the awesome people you've met.”


Wednesday, October 31, 2012

慢慢在Napier腐烂的日子


本来想一股脑冲到WakworthAh Girl一个惊喜的,只可惜我要等到了Napier这样超级悠闲的城镇才想到这个点子。Wakworth Napier大概10 个小时车程。到最后理性还是战胜了感性。妈的,我很讨厌这样。That’s why I’m not a romantic person. But I love her.



Napier已经两个星期了。除了Auckland这里是我到纽西兰为止住得最久的地方了。这里的慵懒得可以让我每天睡赖到11点才起床。好天气和一群awesome的室友竟成了让我在这里久留的原因。本来打算住个三天就跑人,结果离开的日期延了又延。从一个星期变成两个。我的室友们也都一样,我们都说这是Napier散播的病毒,让我们没有办法离开这里。


在这里我认识了最吊的瑞典人Jonathan(我们都叫他Phloam, 法国三剑客兼美女Marie, MelissaArmandine, 拥有很棒二头肌但却腼腆的德国大男生Phillip和很意大利的意大利兄贵Francesco(煮得一手超棒的意大利面!)。



现在Francesco走了,Marie也跑到Christchurch去了,Philip也拖着脚伤到Wellington去。整个宿舍突然变得很冷清。但却在这个时候,我和Phloam竟然成为了宿舍经理。真的是怎么算也没算到这一天。现在的我看来要待在这里到11月中了。这还要多些Phloam的相助。他年龄虽然比我小,但我却有很多地方需要向他学习。很多时候,胆却的我就是不懂得如何把握时机,不懂得怎么开口争取机会。我老是说自己脸皮厚,其实自己像个胆小鬼多一点。从他身上,我看到了命运是如何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到最后,靠的还是自己。真的很庆幸旅途中能够认识这样的朋友。


虽然没有网络的日子过得很慢。不过有Awesome的朋友在的话,一切都不是问题。不是吗?



Monday, October 08, 2012

Rotorua 随笔


Rotorua只有两天有心情写一些笔记。

10月3号,Rotorua湖边,下雨天。
  
  天公实在不给脸,这一刻下雨下一刻放晴,不禁佩服自己的好脾气,还是在下雨天逛大街的我根本一点选择都没有。


这里的风景很漂亮,但心里开始怀疑接下来几站的分风景会不会一样?走着走着经过了埋葬二战阵亡烈士的坟墓,风景美得过分。死后葬在这里未免有美得太过分了吧。Kiwi真会享受,即使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也要让自己过得舒舒服服的。还是我们华人一点也不会享受生活?




10月5号,Rotorua车站,阴天。
  一边努力节省盘缠,一边继续我的旅程。天公真的很会开我的玩笑,每次总是到了要离开的时候才跟我放晴。而且今天竟然没有嗅到Rotorua最著名的皮蛋味。(有时候真怀疑这里是不是以味道来区分区域,一经过Rotorua的牌子之后就马上闻到味道了)




   这几天走了好多好多路(健行6小时)骨头都快散掉了,但还是很值得,慢慢的欣赏风景兼锻炼体力。又在舒服的旅舍和一票新朋友连续看了三天的“魔戒”,也连续吃了三天的泡面。真的有怕道,现在泡面的味道比这里的皮蛋味更让我想吐。我想其实这里除了皮蛋味之外也算是个不错的地方,可惜却没有让我想要留下来的念头。是这城镇过于旅游化的缘故吗?






PS:Willie大哥,你说的帮派斗争好像真的煞有其事。有个神经兮兮,从头到脚穿着红色的服饰的毛利人,跟我坐同一辆巴士。突然间对隔壁的两个正在交谈的Kiwi发飙,怀疑他们正在谈论他什么之类的,妈的真的有够扯。看来你的话还是可以相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