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25, 2006

理想周末

"理想的週末,水不必深,山不必高,活動可多可少,理想的心情為上。不宜記掛公事,不宜放心不下,不宜人多嘴雜,不宜過份煩囂。只有保持好的心情,週末自然理想起來。只要花開了,蝴蝶自然來。"

我很同意上面的那几句话,

我想,如果不是在周末的时候,也一样保持这样的好心情...人生会不会更精彩?

Sunday, May 21, 2006

冰淇淋+ tomyam

昨天我发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

吃火锅的时候,我把冰琪淋沾了一点tom yam汤来吃。

我的朋友们都很惊讶,好像我做了什么很疯狂的事一般。

他们还说,我回家一定会拉肚子的

对我来说,我认为是没什么大碍。而且还认为他们的想法很奇怪。

新的东西就是要不断尝试,勇于尝试才能都得出来的。

没有用过冰淇淋配tom yam吃,就说那是不好的不是很墨守成规吗?

况且,顶多也只是为道怪而已,怎么回拉肚子呢...

先吃冰淇淋,再吃tomyam..和两样一起吃有什么分别?

到肚子里的时候还不是一样?

Tuesday, May 16, 2006

Survivor!

突然听说我的经理丢信了,one month notice。

感叹原来我的公司的人事变动是如此之快。

经理语重心长的对我说:“你还年轻,在这里有很多东西可以学。我不年轻了,很难适应这种环境。”

也曾听说过另一个资历更深的经理说过:“如果你在这环境里呆得下,你在其他公司都没问题了...”

经理们口中的“环境”,是一种障碍,一种压力,也是一种挑战。

虽然最近的日子几乎快要被工作占据了,但是能在高压下保持冷静的人才是赢家。

我相信我有能力survive。

在这里,survive... is success...

Sunday, May 14, 2006

不知该写什么题目....

最近很少能够写文章的机会,我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如社会的关系吧。
曾经想把一些工作的烦恼放在blog里,可是经过考虑之后还是决定不写了。
原因是因为自己不想把自己的烦恼传播出去。总觉得在blog里面写写自己对生命和感情的看法会比较实际一点。

好了…说了那么多,还是进入正题吧。
看过我的blog的人,如果记性不错的话应该还记得我曾写过几个对我来说很特别女生。

最近与其中一位恢复联络了,
很可能是现在我们俩各自所处的状况已经有所改变了。
我已踏入社会,而她也回到了以往的生活。
对我来说,和她聊天是件很开心的事。
很喜欢那种一来一往的感觉,
因为与别人说话,很多时候我都是one way walky talky。
大家可要知道,一场没有feedback的演讲是很无聊的。
而且对演讲者来说是很痛苦的。
这回事,我本身经历过不少次了。
如果把寻找一位谈得来的女性是一场寻宝游戏的话,
找到一位能够如此与我交谈的女性,对我来说就好像玩游戏的时候捡到的一颗珍珠。

哈哈哈哈…..想想看形容他是一颗珍珠也不为过。
只因为珍珠是把自己关在贝壳里的东西。
我想她应该是那种只对特定事物,特定人物张开的贝壳….(突然想起京剧里的”蚌精” >@<)

咦?…..怎么越写越像怎么越写越不对劲?.....=.=”
三更半夜爬起来,冒着被老妈唠叨的危险起来写这篇文章
真不知道自己心里是在想什么的。
看这篇文章的人应该正在笑我是个无聊透顶的人吧。

Thursday, May 04, 2006

水果 vs 选择?

当一个女人被男人宠坏时,男人的噩梦就此降临...
一个有众多追求者的女人,无形中会养成一个坏习惯;把自身要求提高。

因为有条件,因为有选择
无形中把成为理想伴侣的条件,设定在一个遥不可及的幻想国度。

礼物,花朵,饭局,甜言蜜语。
一切的一切,对她来说都是可有可无的。
只因为大家都在做同样的事情来博取女人的欢心。

选择对他来说,就好像在水果摊挑选她最常吃的苹果一样。
在众多的苹果中选一粒最好最甜的...
却把苹果旁的一颗柠檬给忽略了。
虽然她偶尔有留意到柠檬,却因为没吃过柠檬,怕柠檬太酸。
所以,她一直以来都没有把柠檬放进他的篮子里。

她却不知自己最缺少的其实就是维他命C。

Monday, May 01, 2006

原地踏步

突然看到她上msn...

一时兴起就跟她聊了聊。

想起以前一起无厘头的的对话,互相分享歌曲的日子。

那种互动真是难以想象。

以前就是喜欢她那种很兄弟的性格。

很想再次屏出以前那种灿烂的火花,

可惜,这次的对话并没有发生这样的状况。

是你变了吗?

从你的生活角度来看,好像并没有什么很大的转变。
同样的住址,同样的工作,同样的生活方式。

看来,变的人是我。

可能是因为我认为“长进”比“原地踏步”来的好。